新闻中心

模仿人眼工作原理Varjo头显分辨率竟是其他VR设备

发表于: 2021-10-22 

  招商银行9月30日资金流向解析[2021-10-07],目前阻碍高端虚拟现实系统广泛流行最大的绊脚石,也许就是显示器的分辨率问题。更糟糕的是,这个问题在明年,甚至未来几年之内可能都难以得到解决。

  但是芬兰创企Varjo对此却有不同观点。Varjo由诺基亚和微软等技术巨头的前员工创办,共19名员工,目前刚刚崭露头角。Varjo宣布其开发的头显比当前的高端消费者VR设备,如Oculus Rift和HTC Vive,分辨率高约70倍。

  具体来说,Varjo计划发布的是企业级的虚拟和增强现实头戴显示器,可与Valve的Steam系统兼容,所有Vive内容都在此发布。某些条件下,该头显拥有7000万像素分辨率 。此系统结合眼部追踪技术,几乎可以零滞后360度锁定用户正在寻找的位置,并且仅生成该位置的高分辨率图像。

  Varjo家的VR设备走得也是这条老路,但是其产品的意图在于提供比目前任何其他系统更高的分辨率。

  今年早些时候,Nvidia的VR战略总经理Jason Paul估计,VR设备要拥有可匹敌人眼的分辨率——约2.2亿像素——至少需要20年。 尽管如此,Varjo依然声称其技术比其他技术公司都更高端。距2.2亿像素仍有漫漫长路要走,但是从Varjo的原型机演示看来,毫无疑问,其技术已经可以提供足够高的分辨率,远远优于Oculus Rift,尽管这家芬兰创业公司过去曾借鉴其技术并为我所用。

  不过该演示并不包括眼部追踪技术,仅在屏幕中间展示了高分辨率可视区域,仅有约两张邮票那么大。 Varjo承诺,其发布的头显成本高达数千美元,高分辨率屏幕面积将大大增加,将给用户无以伦比的观看体验。

  公司表示再过一段时间,例如几年,Varjo还计划将其头显的消费者版本价格调整至与Rift和Vive持平,这两个设备的价格分别为500和800美元。分析学者认为虚拟现实行业到2026年价值将达到380亿美元。

  Varjo目前的演示及其营销方向都是在对比其与Rift之间视觉质量等方面的差别。演示包括用这两款VR设备观看同样的城市风景、喷气式驾驶舱以及放有许多物体的客厅。在Rift产品上或者Rift提供的截图中,人们靠近看或者放大观看时,图像有点模糊,而使用Varjo的设备观看则非常清晰。

  Varjo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Urho Konttori在谈到VR技术在工业上的使用案例时表示:“我们一直在与工业汽车设计师进行讨论,他们希望能够“真实地”看到汽车的轮廓,感受现实的冲击,现在他们能看到的只是些模糊的线条。”

  很多行业专业人士都希望将VR作为设计工具,但是由于视觉质量尚未到位而不得不另觅他途。毕竟像微软推出的专业级混合现实设备HoloLens也达不到理想的视觉质量。

  夜晚的旧金山:Oculus显示屏图像(左)和Varjo的仿生显示屏图像(右) “20/20”VR设备

  Varjo称其技术受到人眼“仿生成像”的启发。Konttori解释说,眼睛在视野中心部分每单位角度将显示100像素,而左右两边则只显示1像素。就其本身而言,Varjo 头显模仿人眼的工作原理,结合两套显示系统成像,一套配备有OLED 显示器提供视线焦点图像,一套渲染用户虚化视线范围。然后设备再将两个显示器的图像进行光学合成。

  该公司的产品名称为“20/20”,主要针对建筑、房地产、3D产品设计、模拟培训和沉浸式娱乐等行业。

  20/20利用了Varjo所称的“深入动态”成像技术,使用机载摄像机实时捕捉用户面前的情景。该公司表示,这使得该系统成为增强和混合现实以及VR的理想选择。

  即使目前只展出了原型机,Varjo的技术演示也令人鼓舞。风险投资公司CrunchFund的合伙人Prashant Fonseka表示,VR的问题在于,我们身处4K显示器的时代,所以即使像Rift和Vive这样的高端VR系统也未免令人失望。许多VR产品使用率还很低,如果VR设备能提供我类似电视的视觉质量,那么便可以吸引大批追随者。

  Fonseka说:“VR给人的感觉很粗糙,仍然感觉像是测试版,不会有人在这样的设备上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,但是Varjo有可能打破这一桎梏。”

  Fonseka很快就注意到Varjo并没有做出完整的演示,所以他不能肯定该公司的产品能否令人眼前一亮。作为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资深人士,他拯救了不少耽搁在运输上的硬件公司。他非常清楚,在Varjo前方发展的道路上有许多拦路虎,特别是在它充满展望与规划的近几年时间里。

  已经看到Varjo演示的独立产品开发顾问John Zacharakis亦看好该公司的恢弘前景,但同时也对此表示担忧。

  “我认为它可以做得很好。”Zacharakis说,“但他们需要考虑商业可行性方面的事情,作为产品设计师,我更加关心可用性、可行性和供应链的问题。